金衛東董事長

【訪談】金衛東妙語直言答彭進

作者: 農財寶典 記者 彭進 來源: 發布時間: 2016-08-15 08:48:50 瀏覽: 5714 字體大?。?a href="javascript:void(0)" id='fontSizeBig'>大號 中號 小號

帕尔马对都灵 www.usxush.com.cn

農財寶典 記者 彭進



唯大英雄能本色,是真名士自風流。

6月18日,中國魅力全農產業發展論壇在北京京西賓館舉行。這里曾召開改變中國當代歷史方向的十一屆三中全會,門口站哨兵,廳里無WIFI,不乏神圣莊嚴氣象。出乎1000余嘉賓意料之外,禾豐牧業董事長金衛東端出一個好像玩笑的演講題目——《唯書與麻將不可少》。

這題目,足以驚世駭俗。

“也就金衛東敢講!”華南農業大學一位老師在微信朋友圈如此笑評。


演講名家


在一個似乎很神圣的殿堂,大談特談麻將是否顯得不那么合適?


主辦方的張利庠教授將金衛東的題目稍作修改:《讀書與麻將——論農業企業經營的思考》。


對主辦方的“擔憂”,金衛東顯然早有準備。他引經據典,亦莊亦諧,居然也講得頭頭是道,滿座皆驚。他認為,讀書意味著追求精進,而打麻將則意味著精神自由,勞逸結合,人生二樂。


他甚至拉來民國大師梁啟超為自己“站臺”——“有人曾問梁啟超:‘你喜歡打牌怎么讀好書???喜歡讀書又怎么還打牌???’先生說:‘我讀書時就會忘記打牌,打牌時就會忘記讀書?!潦橐恍囊灰?,打牌一心一意,做到這兩點很不容易。特別是我,作為一名企業家,要在管理好自己的事業之外,追求學業的精進,追求精神的快樂,我想這樣一個題目分享怎么能說是不嚴肅、不正經呢?”


對此妙解,臺下全是掌聲。


作為農牧行業罕見的演講名家,金衛東的每一次公開發言,都艷驚四座。他激情洋溢出口成章的講話,往往錄下來即為一篇絕妙的文章。


在畜牧行業,他擁有一大批粉絲。


他的魅力不僅來自演講天賦,更來自其獨特的個性與人生故事。



詩人氣質


鐵生萬里金作岸,

石成千仞云為峰。

俊松枝頭鳳久立,

濤聲依舊彩梅紅。


1995年,金衛東把上面這首詩傳真給幾個朋友,邀他們共同創業。詩中很特別地嵌入了他們的名字。接到“暗號”后,張鐵生、丁云峰、王鳳久、高俊松、王仲濤、邵彩梅等人欣然加入創業的隊伍,從而成就一段禾豐七君子以詩為號共同創業的傳奇。


此詩,可能是金衛東最為人津津樂道的詩歌作品。


但除此之外,人們還時常讀到他的其它文字。他酷愛讀書,也熱愛寫作。偶爾興致來臨,他會賦詩言志,并不吝與師友互相公開唱和。


他會認真填一首詞《江城子》與張子儀院士談論南海事件,痛罵“蚍蜉撼樹不自量,夸大國,小夜郎?!?/span>


他也會獨自創作長詩《創業感懷》,回顧創業歷程:“白山黑水主戰場,鋒芒所向誰敢擋?”


他還會在微信群參與寫作名為《零》的同題游戲詩:


0是開始,

也是結束,

還意味著什么都沒有發生,

這表述一切皆有可能。


好像一無所有,

卻也毫不沉重,

正與負的分界,

陰與陽的抗爭。

他對文字極度較真。記者就曾親見他毫不留情向詩友的作品拍磚:“沒有韻,何以言詩?”


作為上世紀80年代的碩士研究生,金衛東博覽群書,記憶超群,是一個被80年代文化大潮深深洗禮過的人,身上有濃郁的知識分子氣質(當然也有知識分子的優越感)。


盡管商海浮沉數十年,但金衛東身上的詩人氣質與書生本色似乎從未褪去。


他擔任沈陽農大等多所大學的教授,不掛名,親自上陣教授學生。


他至今還閱讀《勇敢的天才》、《巨人的隕落》、《牧羊少年奇幻之旅》等新發文藝類的書籍,會在每一次演講最后順手推薦幾本喜歡的新書。



狂狷風骨

《論語》里說:“不得中行而與之,必也狂狷乎?狂者進取,狷者有所不為”。


金衛東給人的印象,便是此類風格獨特的古人。


毫無疑問,金衛東已然屬于成功的企業家。禾豐牧業上市之后,他的身價已達數十億。但與許多上市公司老板習慣打太極不同,他仍舊一如既往感性且彪悍地表達內心觀點:“禾豐能上市,說明中國還有希望!”


他恃才傲物:“假如把中國的飼料企業老板集中到一起,不做準備閉卷考試,我有信心考第一?!?/span>


他也對中國獨特的官商關系十分厭惡?!拔矣惺焙蛭仕牽ㄅ笥眩?,為什么你們總是那么忙,怎么你們一輩子就是陪人吃飯組成的嗎?你們就是陪領導吃飯寫完你自己的一生嗎?我自己愿意打牌,除了追求快樂之外,也有逃避不和那些可能話不投機的人交往的因素,發展事業我盡量靠自己的本事,哪怕發展得慢一點兒?!?/span>


他說的話,既生動形象,也充滿自信與霸氣。


不喜歡他的人,會認為他自戀狂妄及口無遮攔。


而喜歡他的人,則迷戀他的才華橫溢與坦率豪邁,甚至成為”金粉”。


盡管他已53歲,但他身上的青春鋒芒,似乎一直沒有磨掉。對此,他很清醒:“幾十年來,我一直沒變。30年前我讀大學時怎么樣,現在依然怎么樣?!?/span>


求學時代,他就是研究生學生會主席,但畢業前遭遇挫折,從此與從政無緣。幸好,他進入商界,此處別有洞天。


他曾自信滿滿地問過同學,假如自己從政,最高能做到什么級別。對方的回答讓他大失所望:“最多副處級?!?/span>


他很奇怪,為何人家能做到廳級、副部級,而自己只能止步副處。


同學回答:“你管誰,誰難受;誰管你,誰更難受?!?/span>

金衛東訪談錄


金衛東并非那種低調避世的人,他偶爾參加一些行業會議,發表精彩絕倫的演講。不過,這些年,也許是出于對媒體放大器的謹慎,也許是太了解自己心直口快的個性,他很少接受媒體采訪。


其實,他正是媒體最喜歡的那類采訪對象——無論看麾下企業,還是看個人,他都光芒十足。關鍵還在于,任何一個問題拋給他,他都會給出令人深思的答案。


農財寶典記者聽他演講過很多次,但從未正襟危坐采訪過他。


5月下旬,當記者向他表達專訪意愿時,他略一沉思,便答應了。此后,記者再未聯系他,雖然準備了一份采訪提綱,卻并未發給他提前參考。


近一個月后,記者在北京舉行的中國魅力全農產業發展論壇上遠遠看見他。演講之后,他坐在大廳第一排正中。記者擔心他忘記了,發信息征詢:“今日采訪還方便嗎?”


他立刻起身離開會場,在隔壁的大廳等待記者。他說的第一句話是:“我不會輕易答應別人。答應了人,就會遵守承諾?!?/span>



儒者有所不為

農財寶典:

我曾經問過您,您是否屬于儒商,儒商的標準是什么。能否請您再闡述一下您心中的儒商標準?

金衛東:

在我看來,儒商有兩個標準。第一是有知識的商人;第二是遵從儒家思想道德的商人。知識就是力量。中國的很多企業家被稱為土豪,因為他們不是靠知識,靠產品,而是投機鉆營,官商勾結,這樣就不被人尊重。也有一些有知識的人,但是他們在做事的時候無所不用其極,沒有底線,不擇手段。這樣的人,即使是博士,我想跟儒也相距甚遠。儒提倡“齊家治國平天下”的情懷,“有所不為”的底線?!叭濉弊直舊?,就是一個“人”加一個“需”,要做社會需要之人,做社會需要之事,而不是以一己私利出發,為自己的事業成功而不擇手段。我想只要這兩點做到了,有知識,遵從儒家傳統道德,就算是儒商。其實儒家傳統道德也是人類共同價值觀的重要部分,甚至完全符合人類的普世價值觀。當然也不是百分之百,中華民族占了人類人口的四分之一,他的價值觀,肯定是普世價值觀的重要部分。今天看來,里面的糟粕很少,大部分還是經得起時空的考驗。


農財寶典:

在中國歷史上,也有一些比較著名的儒商。你心目中有沒有比較推崇的對象?

金衛東:

中國本來就不是一個重商的社會,第一是官本位,第二是重農輕商。大部分人都是通過科舉進官場光宗耀祖,所以挺難找(儒商典范)。如果一定要找,幫助越王勾踐復國的范蠡可算是一個。范蠡在完成復國大業之后,知道狡兔死走狗烹,所以主動遠離權力,帶著西施泛舟西湖,隱逸江湖。隱逸之后他就是從事商業,據說他三致千金而散之。他把經商當成一種快樂,把積累財富當成對自己新的檢驗。每次掙到一千金黃金的時候就散掉,再做事掙。我覺得他這種既成功又快樂的情調我很喜歡。


農財寶典:

我有一種觀點,中國的文人,從政成功的比較少,經商成功的也比較少。因為文人的性格是凌空高蹈的,往往是浪漫主義的,而從政或經商要求現實主義的作風。您覺得這兩者是不是有沖突的?

金衛東:

現在的悲哀恰恰是,中國的文人都太現實主義了。按照武漢大學前校長劉道玉的話來說,現在中國的教育培養了一批精致的利己主義者。也就是說,太現實主義了。我們真的是把古代先賢那種超然避世的情懷都忘得一干二凈。古代中國許多文人有避世哲學,從正面來講,是飄逸超脫,從負面來講,就是懦弱退卻。他們中有成功的,其實古代的大部分將相都是文人,只不過絕大部分都恪守著規規矩矩的君臣父子規則,不敢大聲表達自己。而且他們總是要求環境好,而不是自己去改造世界。邦有道則顯,邦無道則隱,危邦不居,亂邦不入。


農財寶典:

我很感興趣的是,金總這樣的個性,在畜牧行業可能絕無僅有。不知道您這種個性是家庭因素還是后期社會闖蕩形成的?

金衛東:

人的性格形成應該是在成年之前。成年之前,經受過磨練和挫折,會對人生有更準確的認識,也會產生更加無所畏懼的情懷。我不是一個很順利的人,但我卻是一個很快樂和開朗的人,這種挫折和開朗結合在一起就形成了我這種比較積極的性格。這種積極性格加上自然科學的教育背景,形成了對萬事萬物都懷著干預意識、懷疑態度、批判精神,同時又有積極的心態、勇敢的心靈。今天我在報告中就講,“各位朋友我沒變”,不管你是十年前認識我的,還是二十年前認識我的,還是三十年前我大學時期認識我的,我都沒變,就跟當年一樣,還是一個直率的、目中無人的人,也是一個特別尊重別人的人。對于那些高高在上的人,我老有一種抗拒和排斥的心理,而對于那些社會底層的普通人,有發自內心的同情和愛護的心態。我想,這種心態應該是被肯定的。



男兒膝下有黃金

農財寶典:

我覺得金總是一個知識分子氣質特別強烈的人。

金衛東:

我想,看看禾豐20年來的發展,我們跟同行比,是得到政府項目資金支持最少的企業。不是沒那個能力,也不是不會交際,更不是看不懂那套游戲規則。我只是想,今天已經很好了,哪怕就是比現在的際遇更差一點,也不能出賣自己的靈魂。男兒膝下有黃金,(當然這些行為)不到下跪的程度,但即使是趨炎附勢,阿諛奉承,在我心里也是接受不了的。


農財寶典:

企業做到您這個程度,還是不可避免要跟官員打交道吧?

金衛東:

挺幸運的是,我總能遇到那些很高尚正直的人?;蛘咚?,我認識的人,相似相溶,他們也總愿意把性格中光明的一面向我開放,所以我就得以保存自我。


農財寶典:

您好像一直在寫詩?這個習慣是從大學時代開始的嗎?有沒有出過詩集?

金衛東:

偶爾寫詩。從大學開始。我自己覺得不夠出詩集的那個水準。


農財寶典:

迄今為止,您最滿意的作品是哪一首?

金衛東:

好多年前寫過一首中秋的詞,大家在傳。前幾天看到我們行業中的張志博博士寫了一首登泰山的詩,寫得非常好,他是個理科生,詩中引用了杜甫的典故,我看了以后有感慨,和了一首:“齊魯青未了,俯瞰眾山小。文理皆優異,張生是我曹?!彼淙皇歉齟蠐褪?,也包含了詩的基本元素,自以為是。


農財寶典:

禾豐牧業這么多年在東北深耕,被稱為東北王。你們有沒有向南方擴張的計劃?

金衛東:

有,但也不是特別強烈。如果有機會,我們也不愿意放棄。我們沒有把多掙錢擴大企業規模作為人生的唯一目標,并全力以赴。從這一點來說,我覺得還挺有潛力,哈哈。


農財寶典:

這兩年,無論是飼料企業還是養殖企業,都在往東北發展。競爭肯定在加劇,你們會不會有?;刂氐母芯??

金衛東:

長白山里的松樹長得非常密,為爭奪陽光,樹冠向上,爭奪水分,樹根向下。它們以后都成為參天大樹,棟梁之才。路邊隨便長的樹,長得既不高,又不直。適度的競爭還是非常有利于彼此成長的。


有本事才能創業

農財寶典:

您認為現在是否還是畜牧業創業的好時機?如果要創業的話,您對年輕人有什么期待或建議?

金衛東:

我覺得,你要有本事才能創業。沒本事,就憑著自己的追夢情懷,創業一定不成功。有本事也不是絕對的,還要堅持一生不斷精進學習,你要是真正有本領的人,什么時候創業都有機會。你要是個普通人,就得在豬都能飛起來的年代才適合創業,很顯然,現在不是那個年代了。但是,我們這個行業,說起來競爭激烈,其實也并不是特別激烈。我們這個行業中現有的企業老板,有多少真正算得上優秀?企業的高度還能比企業家的高度高嗎?如果說老板不優秀,他的企業怎么能優秀?他的企業不優秀?你創業的機會不就多了嗎?

剛才演講沒講充分。他們把我的題目給改了,怕跟會議風格不一致。其實我的題目跟大會主旨是一致的,《唯書與麻將不可少》。


農財寶典:

去年您在農財寶典年會上講,管理的本質是管理人的欲望。這句話對我們報社的領導都有觸動。欲望跟理想應該不是一回事吧?

金衛東:

理想就是美化的欲望的表述,而欲望就包含了理想。欲望是更本質的,理想是欲望中積極正面的部分。比如說,你喜歡性,性是欲望,但性就不被放在理想里面??墑切圓換蛋?,沒有性不行啊,人會斷子絕孫。


農財寶典:

從管理的角度,老板一般都會怕下屬的欲望太多,物欲難填。

金衛東:

沒有欲望的人,沒有動力。有欲望的人需要更大的舞臺。如果你給有欲望的人準備了一套合適的規則,這個欲望就會推動事業前進。如果你想把有欲望的人束縛在一個小籠子里面,束縛他本身就消耗能量,他本人也會痛苦。


農財寶典:

您這么忙碌,哪來的時間讀書呢?

金衛東:

再忙,也有時間睡覺嘛。如果你一直在工作,工作效率就會太低。馬克思寫《資本論》的時候,還得做幾何題呢!因為做題會提高他的寫作效率。我讀研究生時,有個女同學,她老是捧著書讀,甚至一個月也不說一句話。我就問她,你總這樣讀書,不累嗎?她說“我累了就換一本書讀,這樣就是休息了?!蔽夜ぷ骼哿司投潦?,也是一種休息,人的腦子需要不同的區域交替興奮,這邊休息,那邊工作,這邊工作,那邊休息。很多人大腦都沒有開發好,所以還談不上抱怨現實。



點擊可閱讀金衛東上半年諧趣演講


唯書與麻將不可少

亦莊亦諧談企劃

安慶晚宴即興致辭

亂云飛渡 處變不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