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專欄

清明·憶

作者: 禾豐牧業 來源: 發布時間: 2019-04-01 14:04:29 瀏覽: 1526 字體大?。?a href="javascript:void(0)" id='fontSizeBig'>大號 中號 小號

帕尔马对都灵 www.usxush.com.cn 又是一年青草綠,又到一年清明時。這是個特別的日子,它讓我們停下匆忙的腳步,去祭掃去緬懷故去的親人。

想起毛不易的《一葷一素》。這是他寫給已故母親的歌,歌中描述了他與母親相處時的點滴,好似喃喃低語卻又娓娓道來,滿含深情催人淚下。

故人已去,可那些過往卻令人念念不忘。

小禾特邀幾位禾豐人,打開塵封的記憶,梳理紛亂的思緒,講述他們的故事,寄托哀思,追憶故人。


特別懷念一位領導——李樹懷

我的主要工作是申報項目,經?;嶠擁攪偈蓖ㄖゲ渭幼富虼鴇?,通知常常要求公司領導須出席,而李總經常是我的“及時雨”。

一般答辯都比較順利,可有一次,不同于以往。評審發難質疑我們研發中心提供的資料,而研發中心的負責人正是李總,他情緒略顯激動,為了維護公司利益據理力爭。遺憾的是,最后我們依然沒通過申請。那也是我第一次遭遇工作上的挫敗。返程的路上,我很沮喪。

李總看出我情緒低落,他找了一家水果店,買了一大袋水果,和我一起坐在馬路邊,邊吃邊教我削蘋果,還聊了很多公司的趣聞。很快,我心頭的陰霾就煙消云散了。

李總教會了我對待工作要盡職盡責,遇到挫折要及時調整好心態。這些畫面經?;嵩諼夷院V懈∠?,李總對我的關懷我會銘記于心。

——總裁辦項目主任 于瀅


心懷感恩  面對未來

父親是2018年8月26日走的。

我和弟弟原本只是想著帶父親去醫院看個小病,沒想到這一去,父親就再沒出院。醫生確診以后,我們都想瞞著父親,不告訴他自己的病情,可我和弟弟都控制不住,淚如雨下。父親卻反過來安慰我們,責怪自己為子女增加了負擔。

巨額的治療費讓我們捉襟見肘。在父親治療期間,公司領導幫助我申請了“愛之翼”基金,以緩解燃眉之急??篩蓋椎牟∏橐讕擅揮瀉米?,終究還是離開了我們。

我一直都后悔,沒多陪陪父親。

父親走后,每個禮拜,沒有特殊情況我都會回家陪母親,一起吃飯聊天。其實變化最大的是弟弟,他比過去更懂事,對母親的照顧也更細心了。

快到清明了,我和弟弟已經商量好去看父親,以這種方式表達我們的思念,我們也會盡心盡力照顧好母親,懷著感恩之心面對未來的生活。

——遼寧天地銷售客服副經理 崔芳


懷念我的姥爺

我習慣叫外公為姥爺。

因為父母工作忙,小時候的我每到假期,就會被送到姥姥姥爺家,他們每次都給我做很多我愛吃的菜。但幾乎所有的周末,我都是被鎖在自己家里。

獨自在家,媽媽臨走時都會千叮嚀萬囑咐,讓我不要給別人開門,誰敲門都不要開。有一次,姥爺大老遠來到我家,給我送來了姥姥包的餃子。姥爺敲門,因為記得媽媽的話,我不敢開門,甚至還委屈地哭了。姥爺無奈,只能把餃子放到我家門口,然后離開。因為這件事情,我被家人嘲笑至今。

姥爺已經去世七八年了,我還能記起他濃重的關里口音,想起過去,我和弟弟總是要猜測他在說什么,因為聽不懂關里話鬧了不少笑話。

清明節快到了,希望姥爺和姥姥在另一個世界一切安好。永遠懷念你們。

——總部采購助理  毛強


成長

人在不同的階段,面對生死離別的態度也是不同的。

父親2004年得了肺癌,我剛上高三,為了不影響我的學習,全家人都瞞著我。但是紙包不住火,當我知道的時候,我只恨自己什么也做不了。母親和姐姐帶著賣房的錢陪父親去了醫院,還不忘告訴我要好好學習。我那時只有害怕,害怕失去父親。

2018年,父親身體不適,從家鄉小城到省會再到北京,幾經周轉,最后被確診為非典型慢性粒細胞白血病。當醫生說父親已經無藥可治的那一瞬間,我才知道,原來死神就是一直在我們身邊,那種無力感我必須去面對和接受。

日夜陪伴父親三個月,緣分走盡?;諍拮約憾嗄甓約彝サ氖韜?,應該拿出更多的時間感恩和陪伴我們的父母。生死只在一瞬,我們都要珍惜身邊的人。

——派美特寵物醫院連鎖機構運營總監  譚麗媛



清明祭


一朝春露百花開,

柳綠桃紅草青,

萬千氣象一時新,

流年似水轉,

一歲又清明。

微寒清冷雨紛紛,

孝而為無愧心,

莫待親離空灑淚,

人世悲歡合,

往來古成今。

清明,

是一把留給故鄉的淚,

那些遠去的記憶,

一轉身,

全部開放在故鄉的山頭。

都說,

沒有親人安息的地方,

算不得故鄉。

黃裱紙燃成的晨昏,

足以攪動血脈中,

那一堆蟄伏的情感,

添一捧新土,

插一支柳蔭,

每一年攢積的思念,

年年今日,

又把親人憶。

追憶曾經的美好,

一壺酒祭奠過往的追思,

一縷香寄托未來的希望,

點一盞心燈,

寄托無盡的思念。

祝福親人們一切安好,

祈求我們歲歲平安。


——黑龍江禾豐叉車保管員  王紅偉


上一篇: 沒有了
下一篇: 與禾豐的專屬記憶